—冬季病者—

幻象

纪念一下,我的梦里出现了第一个有自己的名字的人物,不是我给取的,他自己说的,他叫艾斯。

是在风月场认识的他,第一眼我觉得这个人整个都好纤细瘦长,身子骨就很纤细的那种,眼睛是浅浅的蓝色,头发颜色也极清淡,手也瘦瘦长长的,骨节分明,有种怪异的美丽。但不是瘦弱,他身上还是有点肌肉的。
而且分明是这么清浅的人,却有种看不透的深藏不露的感觉。

梦里的我干巴巴的【这也是我第一次比较清楚地记得我在梦里的形象】,是个没什么特点,自卑又唯唯诺诺的小姑娘,还是黑发的黄种人,感觉上不怎么健康,就是,小小的。
我在他待的风月场里,怎么说,就是去瞎逛的,梦里的我连叫牛郎的自信都没有。
感觉谁看我都带着轻蔑。

这个风月场我来过几次,很熟悉的感觉,暖色调,实木的家具,隔出来了很多小盒子,有普通的有床的房间,也有不到两平米的小隔间来供娱乐……是很开放的地方,感觉就是,
大家都聚在一起…用接近性的方式来排遣心灵上的孤单,算是同类了。

我在这里面无聊地逛了好几圈,然后在门口遇到了艾斯。
门也是实木的红褐色的门,中间有窗户格一样的彩色雕花玻璃,阳光从玻璃对面晕过来,投射在房间里,一整个的色彩斑斓。

暖黄色的灯光下,他身材纤长,右手里搂着一个笔记本,简单的白衬衫,裤子隐约也是浅色。

因为他太高了,我最先注意到的是他的手,像我之前描述的那样的手。然后视线渐渐往上,看到他的脸之后,虽然没有目光交流,我却是很不好意思地马上撇开了视线,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白,很深沉浓厚的看不透的白,在边边角角上清楚地透着光。

我和他就这样不尴不尬地在门口站了一会,我是纯粹地尬站,而他似乎与这里的人都很相熟,不断地有人来跟他打招呼,他也就应付地与对方寒暄两句,途中把笔记本给了他的…好像是同学的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拿了就走了。
他稍微动了步伐,从我的右边移到了我左边。
我小心翼翼地挪开一米左右的距离。

然后他低头将目光转向了在他右边坚定的保持着距离不敢靠近他的我,迈步俯身凑过来,对我说“你好……【中间的我记不清了】……我叫艾斯。”

我暗暗记下了…是ice的那个艾斯。

然后他很绅士地带着我到属于他的房间,他身上有种让我很安心的味道,行走过程中任然是有很多路人与他打招呼。
昏黄的灯光洒满了走廊,是欧式的走廊,有赭石色实木和贴了米黄色墙纸的墙壁,他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不热,纤长的五指微微笼着罩在我的左肩,像是在宣示所有权,尽管这在风月场或许仅有一晚的效应。

我小心地跟着,也不敢多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他看中,为什么会注意他——兴许就是看上了他的白,干净而有些怪异的美丽的白,别人在我脑海里都没留下很深的印象,但他让我一眼就很难忘掉。

我依稀记得我是被有一头栗色卷发的…几个女伴一起拉来的,我其实很清楚她们是在拿我取笑,她们一进来就跟别人欢声笑语去了,把我留在了人群里,但是艾斯把我从人群里领走了。

他把我带到他的房间……铺着白色暗纹的床单的大床,米色的墙纸,米白色的灯光,他低头看我,我也知道要发生什么,问不出口他为什么选了我,心里却有种只有我够格,理应被他带走的矛盾的感觉。
我心底里对他是喜欢极了。

我看着他,为了进门(门很窄,就那种一个人过的门)我整个人缩在了他怀里,门离床的距离很近,他直接抱着我在床上坐下,我坐在他腿上看着他,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勾起嘴角笑了,然后把我放在床上,他起身走到床那一边的沙发凳上坐下,好像是为了给我留出事前准备的空间,连这种礼貌的地方都恰到好处。
然后我开始脱衣服。
心里紧张得不行,但是一想到对方是他,就又很安心。
……我一边脱衣服一边小心地望向他,他在床那边微笑着看着我,一副欣赏的姿态……

然后我就醒了,
其实我很不想醒来!!!超级不想!
可能是梦里的延续,我真的很喜欢他。
【类似的都不行,就只能是他。】
有种这样的感觉。
可能是之前也做过这个梦,我感觉不是第一次?
但是我真的,第一次,在梦里听到了别人的自我介绍,而且对他印象这么清晰。

就是这种深不见底的感觉,我现在继续去睡觉了。
我好想见他。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