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之乎者也_

会者定離。

夜空飞行

下午从青岛回到长沙,早早地出发和同学们一起去了流亭机场。70多岁的老校长笑着跟我们挥手说:“注意安全啊——”

今天天气燥热,空气里浮动着炎热的颗粒,但是据说并不适合飞行。五点的飞机,一直延迟到了六点多上飞机,然后又坐在飞机上干等,八点过五分的时候才终于腾空而起。

有幸坐在窗户边的位置,我很高兴。邻座的同学说我高兴得跟智障一样……我谢谢你啊。

天空中没什么云朵,已经全然黑了下来。我清楚地看到我们逐渐离开地表,听见浮尘在机翼与气流的摩擦声中呼啸。

窗外的世界巨大又沉寂,一切平常习以为常的声音都远去。车流的声音,人群的声音,孜孜不倦吵嚷着的夏蝉的声音,全部安静下来。

我睁大双眼目不转睛地将景色收进眼底。我们身下,钢筋混泥土的森林退入黑夜,人们都蛰伏进高楼脚底。六千多米高的空气传达过来的光晕,橘黄色的路灯断断续续点亮城市的脉络,各色灯光都汇聚在这里,璀璨耀眼把失重感都模糊殆尽,让人连呼吸都忘记。

无法转移视线啊。

黑暗中的光点就像希望,多么美丽。





2016.7.23   青岛→长沙

评论

热度(2)